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小学生菜市捡到百余元零钱守四天找到失主

发布时间:2019-06-07 23:21:19
剖宫产术后坐月子注意事项
术后腹胀便秘吃什么好
消化不良患者的食谱

她叫刘杉婷,今年10岁,綦江区松藻煤矿小学4年级学生。为了还这100多元零钱,她在菜市场守了整整4天。

面值最大的才10元

“终于把钱还了。”昨日,重庆晚报联系上刘杉婷,听她的语气,能找到失主似乎让那块在她心里压了几天的石头落了地。

6日上午8点过,刘杉婷吃过早饭,出门去不远处的菜市场帮妈妈买菜。刘杉婷忽然发现菜市场路中央有一个卷成一团的白色塑料袋。捡起来一看,里面装着一叠零钱,多数是一角、五角和一元的纸币,两三张5元纸币,面值最大的才10元。

“哪个的钱掉了?”刘杉婷高声喊道,几个卖菜小贩循声望了几眼,没吭声。刘杉婷拿着塑料袋在菜市场挨家挨户询问,但周围的人都不知道是谁的。

“可能丢钱的人会回来找。”这样想着,刘杉婷提着帮妈妈买的菜,在菜市场边逛边问,等了一上午,还是没人认领。

每天去菜市场等人

回到家,刘杉婷把捡到的钱翻出来仔细数了数,一共116.7元,并把这件事告诉了下班回家的爸爸刘俊祥。刘杉婷推测,钱是用塑料袋包着的零散的小额纸币,很可能是卖菜的人不小心掉的。

当天下午,刘俊祥带着女儿打印了20多份失物招领启事,贴在菜市场沿途的电线杆和墙壁上。此后,每天早上8点过,刘杉婷就到菜市场守着,见到陌生面孔就问:“是不是你丢的?”太阳渐渐升高,汗水顺着刘杉婷耳后的发丝滴到背上,很快就湿了一大片。直到中午烈日当空,菜市场的人几乎都散了,刘杉婷才离开。

“今天有收获没得?”刘俊祥每天回家第一件事,就是问女儿有没有找到失主,刘杉婷摇摇头,不说话,摸着那个装着一堆零钱的白色塑料袋发呆。“你就在屋头等嘛!”见女儿每天顶着40℃高温去菜市场找人,回来T恤总是湿透了,脸也晒得红扑扑的,妈妈有些心疼,“我早上出摊也帮倒问下。”

“嘞些钱一看就是血汗钱,丢的人肯定很着急。”刘杉婷拒绝了妈妈的提议,依旧每天早上8点过出门,雷打不动。

失主给10元买冰糕

“我的钱落了,那包可能是我的。”就这样过了4天,10日上午,一通让刘杉婷兴奋不已,她和那头的人约好在菜市场门口见面。

10点左右,刘杉婷拿着那包钱和爸爸刘俊祥一起来到约定地点,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大爷已等在那里了。他满脸皱纹,微微弓着背,白色短袖左肩开了线,破成一个大洞。

“爷爷,你丢了好多钱?”“记不清楚了,可能有100块哦,是个塑料袋装的,都是角角钱。”刘杉婷掏出白色塑料袋递给老大爷,“就是嘞个就是嘞个!太谢谢了!”老大爷接过钱,也没清点,二话不说摸出10元钱递给刘杉婷,“谢谢妹儿哦!乖,拿去买冰糕嘛!”“不要不要!小事情,你各人拿倒!”刘杉婷好不容易才推掉。

失主:以为找不回来了

昨日,联系上丢钱大爷,他叫罗玉明,今年66岁,是綦江区安稳镇九盘村村民。每隔两三天他就背着家里种的菜到镇上菜市场卖,来回要走3个多小时。

6日早上6点多,他背着60多斤南瓜来到菜市场,一个上午全卖掉了,挣了80多元。罗大爷小心翼翼地把一角一块挣来的钱放进自己的钱包———白色塑料袋里,再塞进贴身的裤兜内。没想到下午回到家坐下准备抽烟时,一摸裤兜才发现钱没了。他马上沿着回家的路找,走了10多分钟仍一无所获,“肯定是落在菜市场了,找不回来了。”

两天后,罗大爷又背着菜去菜市场卖,听周围的人说,有个小女孩捡到一包钱,“天天来菜市场找失主。”罗大爷心动了一下。

爸爸:从小就懂挣钱辛苦

刘杉婷一家住在綦江区安稳镇,爸爸刘俊祥是重庆能源集团松藻煤矿矿工,妈妈在菜市场附近摆摊卖早点,家里条件并不宽裕。从刘杉婷上学开始,刘俊祥就经常让女儿跟着妈妈出去卖早点,看大人怎么做生意,“做一个包子要经过很多道工序,但每个包子才赚几分钱。”从小的耳濡目染让刘杉婷懂得生活的艰辛,挣钱的不容易。

刘杉婷的零花钱是帮家里洗碗挣来的,每天中午的碗由刘杉婷负责,这样一个星期刘杉婷能挣到5元。“一般买学习用品和书。”刘杉婷说,自己从来不买3元以上的零食或玩具。

“那个爷爷挣钱肯定很累很难。”刘杉婷说,罗大爷满脸的皱纹和破旧的短袖让她念念不忘,“幸好我坚持每天都去菜市场问。”( 朱小乔 陈思)

[三江都市报]酒后驾驶摩托车 还没有驾驶证
县政协主席会重点协商县财政工作
[网评]年轻干部应在“三力”上下功夫_1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