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社会

匹兹堡领主第六十四章命运使者

发布时间:2020-01-24 19:23:19

匹兹堡领主 第六十四章 命运使者

“你们找我有事?”再回去自己xiǎo院的路上,德林碰到了诺伊斯和那个牧师。

“是的,我们的确找你有事。不过,显然,他的更加重要。”诺伊斯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,对于之前的事情还在耿耿于怀。当然了,任谁在人前被暴打一顿也会开心,能够做到诺伊斯这样就已经很难得了。

“那去我住的地方谈吧!”德林笑着説道,然后带着他们走去。强鲁就走在他的侧后方,xiǎo白则是一脸好奇的回过头来看着海默。这可是少有的事情,因为它对陌生人的变现就是路过的时候张开眼看一下,然后它对你的兴趣就到此为止。

海默笑着冲它打了个招呼,后者扭扭头,在德林的肩膀上“啾啾”的叫了几句。

“説吧,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入座之后,德林直接开门见山地説道。

“是大地之母让我来找你的。”海默突然蹦出一句话。

“什么意思?”德林有些莫名其妙。

“我来自于喀拉部落,部落信奉的是大地母神,百年之前,大地母神突然降下神谕,让我寻找命运使者,于是我就来到了这里,并且按照她的指示找到了您,并将终生侍奉与您。”海默看着德林认真的説道。

“虽然还是不太明白,但你的意思是,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所谓的‘命运使者’?”德林问道。

“是的。”海默回答道。

“海默先生,你的玩笑真的不怎么好笑。好吧,也许你真的是在寻找所谓的‘命运使者’,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,我不是。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贵族。”德林笑着説道。

“不!不!大地母神的指示是不会有错的,而您也正好符合母神给的提示。”海默连忙説道。

“好吧!先説説你的提示,但我可以肯定我不是所谓的‘命运使者’。”德林对着他摆了摆手。

“‘天空之灵为他传信,大地战士为他守护’,这就是大地母神给与的提示。”海默划出一个结界,用一种非大陆通用语説道。

不过很奇怪的是,德林居然能够听懂,而他脸上的表情也瞬间变得凝重。大地战士或许难以确定,但是天空之灵,不就是説的xiǎo白吗?怪不得刚刚在它自己耳边叫个不停。照此推测,强鲁应该就是那个大地战士无疑,没错,他的确扮演着守护者的角色。德林意念一动,xiǎo白就从外面飞了进来,海默的结界似乎对它丝毫不起作用。

“啾!啾!啾!啾!”xiǎo家伙一进来就价格不停,但是很遗憾,德林听不懂它的意思,但是德林从精神感知上了解了它想要表达什么。

德林有些无奈,原来自己和xiǎo白相遇,以及和强鲁的相遇,都是被安排好的,自己一直都在那个存在的掌控之中。不过德林很快就想通了,这个问题他曾经想通过一次,并在潜意识里想了无数次。

“那好吧!它説你没有欺骗我,那么你就跟着我好了!不过,我需要的是绝对服从命令的人,你明白吗?”德林看着海默説道。

“我明白!”海默颔首回答道。

“那么你现在是什么实力?”德林问道。他缺少的就是牧师,现在倒是不用考虑这些了。

“大概是14~16级吧!”海默思考了一下答道。

“大概?!”德林皱了皱眉头。

“是的,这种通用的等级模式并不适合用来划分我的实力,甚至我的法术也和其他牧师有很大差别。不过,14级牧师能够做到的,我也能做到,更加完美有效,并且可以让它们看起来没有丝毫差别。除此之外,我还能够释放一些他们不会的法术。”海默解释道。

“我明白了,从现在起,你就是我的追随者了。”德林又指了指窗外,“那个家伙怎么回事?”

“昨天参加酒会的时候我在城堡之外恰好碰到他,他被一个美丽的姑娘施展了精神魅惑,而我,给他释放了一个驱散术。他找您好像并没有什么敌意。”海默回答道。

“你去叫他进来吧!”德林吩咐道。

“虽然我很讨厌你,但是不得不説你很牛!非常厉害!”诺伊斯一进来就开始説道。

“什么?”德林注视着地板,头也没有抬。

“他啊!你不知道他昨天表现多么牛逼吗?”诺伊斯夸张地説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德林抬起头看着他,认真的摇了摇头。

“我靠!你更厉害!我算是服了!”诺伊斯的表情有些要崩溃的意思,“道奇虽然只是个子爵的接班人,不过,凭借此次的表现,获得伯爵爵位也是极有可能的。我想不通海默他为什么会选择你?!”诺伊斯有些搞不明白。

“你找我就是想説这些?”德林淡淡地説道。

“靠!当然不是。我父亲想见你。”诺伊斯翻了个白眼,没见过架子这么大的追随者,虽然他是布雷诺的追随者。

“原因?”德林只吐出了连个字。

“这还需要原因?!”诺伊斯问道。

“当然,总不会是我帮他教训了儿子,他就想让我继续帮他管教吧!”德林微笑着看着他,。

“靠!我@操你大爷!妈的,要不是看在海默的份上,我直接找人把你扔进粪坑里去!”诺伊斯好像觉得扔进粪坑就是最大的伤害。

德林默默地看着他,表情从容淡定。他知道诺伊斯一定会説原因的。

那一股愤怒发泄完之后,诺伊斯一屁股坐在德林的对面,然后看着他认真地説道:“因为你昨天説的那句话。”见到德林疑惑的表情继续补充道,“那句‘徐如林,疾如风,侵略如火,不动如山’现在总明白了吧!”

“我是説过,可是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?”德林很是疑惑。

“当然,别人形容我家训练出来的骑兵从来没有这么准确!”诺伊斯眼睛中绽放光芒。

“这説明我懂骑兵,那有什么奇怪的。”德林不以为然的説道。

“当然!因为这就是我们家训练骑兵的标准啊!从不外传,现在,除了我和我的老爹谁都不知道。而你説的却是那么精准,丝毫不差,连语气和断句都一样!这还不奇怪吗?!”诺伊斯终于如愿的从德林脸色看到了动容的表情。

是啊!这放在地球上或许并不奇怪,但是,要是在诺里亚大陆,那就是独一无二的!等等!不对,这句话出现在这里,表示着,自己等“人”来到诺里亚大陆也不会是偶然,应该之前就有“前辈”来过!还有就是山洞中的那个契约者也反映着,除了自己一批契约者,在之前漫长的道路上还有诸多契约者已经死去。德林想通了这个关键,但是他还想知道更多的细节。

“我也是无意当中得知的。既然莫奇侯爵想见我,那就去见见好了!”德林又恢复了正常的表情。

雷登河位于城堡以西不到10公里的地方,因地势不同而宽度不一,在这条和的两边,建有很多雷登家族的城堡。莫奇侯爵的城堡当然不在这里,但是在这里建了一座别院,是他每次来雷登城堡的休息场所。

湖心亭之上,莫奇侯爵坐在上位,德林和诺伊斯分坐左右。这样的座次让德林感到一种熟悉的味道。他可以肯定,这个莫奇侯爵一脉一定与先辈契约者有很深的渊源。

“听诺伊斯説你了解我们训练骑兵的要诀?”莫奇侯爵一双细眼中露出精光。

“是的。我在迷雾峡谷得到一些手稿,上面就写着这些话,当时我还不太明白,也没放在心上。但是,见到侯爵训练出来的骑兵之后,就突然想到了这句话!”德林平静的説道。

“那你有见过他人吗?或者尸骨吗?”侯爵激动了起来,一双大眼死死地盯着德林。

“没有,就只有一些手稿,当时我是发现了奇怪的石质盒子,打开之后就只发现了手稿,并没有其他的东西。后来我就把它们全烧了,那上面有这个要求。”德林解释道。

“你不用紧张!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跟你打探一下这个手稿的主人的信息,因为他和我们这一脉的某个祖先关系密切。还有就是有件事想要问一下你的意见。据我所知,你来的时候带来了20多个骑兵吧!你打算怎么安排他们?我知道,雷娅已经为你安排了导师,你应该不会回到你的领地。”侯爵问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,可能会让他们去参加集训,毕竟,他们的基础不太好。”德林已经猜到了什么。

“那就把他们送到我这里来吧!我也不瞒你,雷登家族的上等骑士,包括很多魔纹骑士和符文骑士都是从我的训练营出去的,而依靠这一diǎn,再加上我们的祖训,所以我们这一脉才会一直长盛不衰,甚至比其他几个主脉更加稳定。”侯爵自豪的説道,然后看着德林,眼神中带着一种难以捉摸的神采,“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“我明白!夫唯不争,则莫能与之争!水,尚利万物而不争,却能够以柔克刚。”德林继续説出更多的华夏古句,他想要更多的关于那名契约者的信息。

“你?!”侯爵的眼睛睁得老大,脸上充满不可思议。暗中出现了许多细微的响动,然后在侯爵挥手之后寂静下去。德林当然知道,这些事暗中保护侯爵的力量。

“您是想説我是这么知道您的祖训的?很简单,我猜的。那几页手稿上也没写几句话,我现在记得的就更少了。”德林微微一笑,“再结合您这一脉的表现,没有出现过有野心的人,却一直然其他人感到他们需要你们的存在,比如説训练骑士。所以他们无论谁当上族长,他们都会保证您这一脉的昌荣。就好像水一样,哪怕是传奇,也离不开。”

“哈哈哈!不错!没想到结合几句话你就能够猜到我们这一脉的祖训,你的确是个聪明人。聪明人一定知道这样才能够活得更久。你想要什么?”侯爵突然问道。

“威胁侯爵这样的事情我是万万不敢做的,我只是想知道更多的关于那个人的信息。”德林淡淡地説道。

侯爵静静地的看了德林几秒钟,然后才缓缓説道:“那人与我们这一脉第10代的族长是生死至交。那个时候上一任族长为了进驻雷登城堡,结果失败了,让我们这一脉陷入危机。第10族长年轻时与他相识,然后一起闯荡大陆,最后一起回到这里,凭借他们的智慧和实力,让这一脉起死回生,并且永久稳定的持续了下来。后来在家族鼎盛的时候,他却突然离开了,説是去完成一个使命。他们説是什么使命,只是留言给族长説,如果碰到了他的传人,让我们家族的后代照顾一二。你是他的传人吗?”侯爵认真地看着德林。

“不是。虽然我很希望得到侯爵的照顾,也很敬仰他的智慧,但是不是就是不是,遗憾终究是遗憾。”德林无奈的摇了摇头,然后接着説道,“我的骑士们会全部送过来,并且以后还会有更多的骑士交由侯爵培养。您可能不知道,我选择的是诺娅领最东北的边陲领,那里需要很多的骑士维护我的安全,虽然我最近几年并不打算过去。我想问一下,侯爵能否给我一些优惠?”

“看在你和他有一些关系的份上,我可以免费帮你培养骑士。”侯爵説道。

“侯爵先生,这样做会让您很吃亏,而且也不是一个持久的发展模式。而且説句真话,布雷诺殿下也不及我一半富有。”德林笑着説道。

“那好吧!就给你八折的优惠,具体的事情以后你找诺伊斯详谈,现在,让我们来享受一下我这里独特的美食。”侯爵笑着説道,然后吩咐下去。

首大医院聂红平
北京眼耳鼻喉医院电话多少
安顺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
衡水妇科治疗方法
重庆重点妇科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